巴黎澳门人娱乐网站(China)有限公司-Best Platform

杂文 | “罗刹海市”的启示

作者:尹军琪 时间:2023/08/30 来源:

        这几天,整个网络被刀郎的新歌《罗刹海市》搅得好不热闹,热评如潮。记得小时候读蒲松龄的《聊斋志异》,里面各种鬼怪故事令人称奇,“罗刹海市”不过是里面非常普通的一个故事而已,并未引起多少共鸣。今天经刀郎这样一演绎,故事的妙味还真是令人拍案叫绝。不得不说,刀郎真是一位才华横溢的歌手。《聊斋》也恐怕从未像这几天这样火遍中国甚至全球。

        关于歌曲“罗刹海市”的背后故事,以及它所影射的对象,各种评论已经多如牛毛,我这里没有必要做更多的解读。大多都是捕风捉影,主观臆测。我总觉得,刀郎也许只是借用了一下《罗刹海市》这个故事而已。歌词分两段:第一段讲述了罗刹海有这样一个荒诞肮脏之地,有那么一群蝇营狗苟的一丘之貉,他们形容丑陋不堪,却互相吹捧,美丑颠倒,令人作呕,其中尤其以马户和又鸟最为典型;第二段借用《罗刹海市》原著中马骥的故事,马骥误入险地,发现这地方常常颠倒黑白,马户本是一条驴,又鸟本是一只鸡,但他们都不认同自己的身份,却沆瀣一气,企图用各种颜色掩饰自己驴和鸡的身份,虽然这是徒劳的,但久而久之,就连他们自己也分不清谁是驴和鸡,谁是马和鸟了。最后作者感慨,世间事本来就不是分的很清楚,爱中有恨,好中有坏,以至于最后马驴不分,鸡鸟同名,搞得人类乌烟瘴气。

        “罗刹海市”一歌巧妙化用《聊斋》故事,充分表达了底层民众在长期压抑、无助、绝望后需要宣泄的迫切心情,是情感宣泄时的一声怒吼,是对丑恶的社会现象的无情讽刺和鞭挞,歌曲引起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情感共鸣,作者可谓用心良苦。

        “娱乐至死”、“金钱至上”是过去几十年以来逐渐形成的社会风气。但娱乐过后,我们得到了什么?无数的粉丝,在它们付出全部的情感后,又得到了什么?如果他们知道自己的作用仅仅是一颗韭菜,不知道会做何感想?刀郎是幸运的,上天给了他满腹才华,但他又是不幸的,落到了娱乐圈这样一个不需要才华的荒诞行业里。他想随波逐流,但除非自污,甚至同流合污,否则别无出路。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们,它们不需要才华,甚至根本上排斥有才华的人。但它们却占据了所有的资源,狼狈为奸、颐指气使、颠倒黑白,令美少年们感到绝望。

        其实,又何止是娱乐圈?其它的各行各业,不也是大同小异吗?指鹿为马、颠倒黑白,在2000多年前的秦朝即已经运用自如。2000多年来,历朝历代都在不断完善和变本加厉。有一个基本的事实是,在世界范围内,人类社会发展已经经历数千年,科学技术发展也已经日新月异,却到今天还不能全面解决温饱问题,更遑论人们追求的幸福生活,这难道只是生产力不足的结果吗?“罗刹海市”这首歌所表达的中心思想,也不正是这一疑问吗?


        横亘在我国的社会问题,多如牛毛。各行各业的造假之风此起彼伏。我们看到的是,很多造假者,无伦是身份造假,业绩造假,论文造假,学位造假,新闻造假,还是假酒、假药、假食品等,一旦查出,身败名裂。但看不到的是,更多的造假者正在享受造假带来的好处。以至于社会风气败坏,黑白颠倒,是非颠倒。

       曾几何时,我们担心的是人口太多。几十年过后,忽然起来一看,人没了!以前是不让生,现在到好,是彻底的不敢生,不想生和不能生。当年计划生育的诸多极端措施,现在看起来都觉得好笑。如果早知道如此容易,把物价搞起来,把房价搞起来,把医药费搞起来,把教育费搞起来,还需要费劲去搞计划生育吗?

        高房价让无数的年轻人失去了生活的乐趣,他们只能选择躺平,吃着廉价的外卖,在蜗居里打发着青春的时光。房贷的压力和内心的压抑已经让它们失去了对美好未来的所有希望,生活只剩下努力还贷这一个目标。所有的理想、追求和梦想,在现实面前都不堪一击。本来背负着强国的重任,早已被生活的重压压弯了脊梁。

        人类有追求幸福生活的底层愿望,幸福生活的含义至少包括生活无忧无虑、身心自由、社会安宁、公平正义。从根本上讲,幸福不仅仅是一国和一族人民的幸福,而应该是全人类的幸福。然而,人类社会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。这个系统中有美好的一面,也有丑恶的一面。罗刹国的现象,颠倒了美与丑的标准,使社会变得更加的复杂。大约数十年前,人们非常崇尚美国的自由和民主,以为找到了解决社会所有问题的妙方。但是看看今天美国的表现,这一所谓的妙方也是漏洞百出。美国的统治者们,为了选举,为了自身利益,毫无廉耻的喊出了“美国优先”的口号,却不知道这一口号是建立在损害他国利益的基础上做出的,不仅损害他国利益,还破坏他国社会,践踏他国人民的自由和人权,这与他们长期吹嘘的民主和自由的所谓普世价值是完全背道而驰的。至于美国对中国不设底线的打压、诬陷、恐吓,更是让他们变得面目狰狞,沦落到与传说中的恶魔无异。如果用罗刹国来形容一些西方国家,有些地方也是恰如其分的。


        可以说,到目前为止,人类还没有找到解决根本问题的办法,还在苦苦探索。因为,世界资源有限,人类欲望无穷,而法律略显无能,道德伦理更是略显苍白无力。所以,刀郎最后说,如何使社会充分展现公平正义,不再有谎言、欺骗,这才是我们人类的大问题。

       但我们也不必过于悲观。人类社会总是不断向前进的,人们的认知水平在不断提升,对美与丑的判断,终将趋于一致。尤其是进入互联网时代,一切丑恶的东西,无伦隐藏多么深,终将无可遁形。美好善良的人们,就如同马骥那样,也将告别罗刹国,进入到海市那样崇尚美好的国度之中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XML 地图